離流溪河幹流不遠,一家農家樂旁邊的河涌里扔滿各種生活垃圾。 流溪河幹流附近聚集了不少農家樂、燒烤檔。
  河道百米內養雞養豬 燒烤油渣倒進河涌
  流溪河流域水環境整治的意見征求於本周截止,該意見因擬定“流溪河5000米範圍內禁養畜禽”、“河道禁經營餐飲娛樂”以及“源頭區禁野炊”等多項針對沿岸“農家樂”及周邊產業的環保措施而備受關註。
  本報記者沿流溪河道連日調查發現,沿岸餐企自律整體較好,但幹流傍水而建的農家樂、燒烤檔也並不罕見,甚至有人在密林深處偷偷養豬:個別無證農家樂為了保證食材新鮮現宰現殺,在河道旁僅百米處搭起棚子養雞、養河鮮,宰殺過後的廢棄物、燒烤廢渣就油乎乎地和餐廚垃圾一起排入河涌、流進流溪河;河道旁邊的養豬場雖有荔枝龍眼林層層掩護,也在幾百米之外散髮出陣陣惡臭……
  文/記者劉冉冉 實習生黃堃媛
  圖/記者莊小龍
  無證農家樂傍水而建 走地雞當街飼養
  在流溪河干支流交匯處之一,從化太平鎮廣從南路的東方夏灣拿度假區附近,河涌縱橫、綠樹婆娑,周邊聚集了不少農家樂,傍水而建、養魚養雞,污水廢品就從簡陋的開放式水溝排進相距不足百米的流溪河。
  一家名為“榕樹灣”的農家樂,距流溪河僅百米之遙,正值中午飯市,店內5張圓桌全部坐滿,院外3張桌也有食客幫襯。
  見到記者一行,老闆熱情地出來招呼,指著當街一籠活雞說,“生猛河鮮、走地雞即點即■!”
  記者隨後發現,服務員宰完雞隨手把水倒掉,這些雞毛、血水流入順坡而下的小水渠。水渠一旁是三個潲水桶,裡面也倒滿了剩飯剩菜,在廚房外的一條水溝里,堆積著剩菜剩飯和其它生活垃圾,上面蒼蠅飛舞,散髮著惡臭。這些大排檔的廚房結構簡單,廚房內衛生條件差,無任何消防設施。當記者問老闆有無營業執照時,她表示在自家果園內經營,只是副業,不用營業執照。
  這條小水渠通向哪裡?記者沿著水渠一路探查,發現水渠迂迴橫貫龍眼林長達百餘米之後,與一個河涌交匯,彙集起來的水不經任何處理徑直排進流溪河。
  沿著河涌逆流而上,“荔枝皇農家樂”、“石塘嶺農莊”等大排檔目不暇接,多家大排檔直接將廢水排放到河裡,一次性飯盒和塑料袋漂在河面。
  燒烤檔濃煙嗆人 荔枝木砍後像牛皮癬
  白天農家樂,晚上就變身燒烤檔。在一處無證經營的燒烤檔,老闆娘告訴記者:“生意一直不錯,人多時這十幾張台都不夠用,得提前預訂。”
  與市區里常見的燒烤爐不同,流溪河邊“果林燒烤檔”的火爐所用的燃料,相當一部分“就地取材”,荔枝樹被砍得稀稀疏疏像“牛皮癬”。
  “果林燒烤檔”不但嚴重污染環境,還存在火災隱患。令人心驚的是,偌大的燒烤場竟然找不到一個滅火器。記者問老闆娘,她笑著說:“旁邊就是流溪河,多大的火撲不滅呢?”
  記者調查發現,僅流溪河流經太平鎮的區域就隱藏著超過16家無證燒烤檔或可燒烤的大排檔,這些檔口製造的大量廢氣,未經處理的垃圾直接丟棄在果園內,河岸隨處可見食客扔掉的涼茶罐、包裝袋、煙頭、燒烤用竹簽和一次性飯盒……
  養豬場藏身密林豬糞雞屎直接排放
  沿著流溪河岸的公路而上,在兩側茂密的綠化隔離帶下,隱藏著一些養豬窩棚。雖然有龍眼林掩護,但不時會聞到臭味。
  在一家養豬場門口,緊鎖的鐵門內,兩三條看院的大狗朝外狂吠,生人難以靠近。從側面望進去,每個不到10平方米的窩棚里橫七豎八地躺著十幾頭小豬。記者仔細尋找都沒有發現任何污水處理設施,混合著豬糞、雞屎的污水直接排入旁邊的池塘,池塘的水變成了暗黑色,順著排水溝流進旁邊的小河溝,而這些小河溝蜿蜒著進入了隱蔽的“後院”……
  同時,記者還發現,養豬場檔主將垃圾直接扔進河涌,致使這一帶河涌垃圾積聚、臭氣熏天。
  需求旺盛令污染源屢禁不絕?
  為何“污染源”屢禁不絕?流溪河源頭區呂田鎮的陳老闆,曾經營了8年度假山莊,他向記者表示:“需求旺盛是一個很大的原因,另外果林受損農民歉收,由此產生惡性循環。”據他透露,近兩年流溪河流域每個月都有水利和環保部門巡查,一些原本明目張膽的農家樂、燒烤檔等日漸減少,然而今年3月和5月兩次“水災”之後,當地果林大面積歉收,銷聲匿跡的無證餐飲又悄悄冒頭。
  為了拔掉這些污染源,廣州市法制辦日前發佈《關註全面開展流溪河流域水環境整治的通告(征求意見稿)》並向社會征求意見,擬規定在流溪河幹流河道岸線和岸線兩側各5000米範圍內,支流河道岸線和岸線兩側各1000米範圍內,禁止新建、擴建畜禽養殖項目;在流溪河流域河道管理範圍內,不得利用船舶、船塢等水上設施侵占河道水域從事餐飲、娛樂等經營活動……
  對此,流溪河國家森林公園相關負責人劉利珍稱:“9月就進入防火期了,流溪河沿岸成片的樹,遍地的燒烤檔萬一不慎發生火災,將損失巨大。”  (原標題:農家樂禍害流溪河)
創作者介紹

2501

qi63qidfv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