陳洪娟
  “哐當”,一家人正在吃晚飯的時候,村頭傳來一聲巨響。“不好,又出事了。”父親把碗一推,撒腿就往村頭咱家的自留田跑。
  果然出事了。一輛紅色轎車一頭扎進了我家的田裡,莊稼壓壞了一大片。
  父親是種地的好把式。村頭那塊地,父親辛苦侍弄了十多年,一直土肥苗旺,收成總是全村最好的。前年,一條縣道通到村裡,在我家田頭形成了一個T字形路口。於是常有不熟悉路況的司機在漆黑的夜裡將車開進田裡,看著被壓壞的莊稼,父親心裡別提有多難受。
  開車的是一個年輕的姑娘,看著扎進田裡的新車手足無措。父親招呼幾個身強力壯的,又是鋪木板墊磚塊,又是生拉硬拽,費了九牛二虎之力,好不容易把車弄了出來。姑娘十分感激,掏出錢包要賠償被壓壞的莊稼,父親擺擺手,拎著沾滿泥巴的外套回家了。
  父親沮喪地扒拉完剛剩下的飯,悶悶不樂地坐在牆角抽煙。這時何老七來到家裡,甩給父親一支煙,說“我想用我家的良田換你家那塊低窪田,怎麼樣?”
  “這可是天上掉餡餅的好事呀,當然換。”父親大喜,隨即又疑惑地問:“可是,你圖什麼呢?”
  “這個你就別管了。”何老七拍拍父親的肩膀,叼著煙得意地走了。
  沒過幾天,一輛外地牌照的卡車扎進了那塊低窪地,父親說,幸好那地已經換給了何老七。
  何老七趕到地里,一把揪住司機,“你把我的莊稼壓壞了,現在怎麼辦?”司機自知理虧,答應賠何老七兩百塊錢。“才兩百,你打發‘叫花子’呢?少了一千你別想走人。”司機看出何老七不是善茬,只好答應。何老七得意地把錢揣進兜里,然後又笑嘻嘻對司機說:“我看你一個人這車也弄不出來,我幫你招呼幾個人,你出點辛苦費。”司機無奈,又付給何老七5張“老人頭”。
  這事第二天就傳到了父親耳里,父親憤憤地罵道:“這不是坑人嘛!”父親又變得悶悶不樂了。
  後來,這樣的事又發生了幾次。父親去找何老七,要把那塊低窪地換回來。
  何老七一陣冷笑,說:“主意是我想出來的,換回去可以,你拿兩千塊錢出來贖。”
  父親二話沒說,回家取錢給了何老七。
  那塊低窪田又回到父親手裡了。後來,還是經常有車子扎進田裡。每次何老七經過那塊地,都會朝著我父親忙碌的背影“呸”一句:“有錢不掙,真是個傻瓜!”  (原標題:換田)
創作者介紹

2501

qi63qidfv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